投资人选择赛道的逻辑是什么?

gavin 320 2019-08-08

数年后说起在IBM的十年,说起两进两出IBM,周鹤鸣依然历历在目。最初,他加入的是IBM的Comm Sector,六年后感到没法有进一步的突破,转身加入微软。回忆起在微软的一年多时间,他说,这是事业的深渊,但也是清醒剂。

2012年初,周鹤鸣重返IBM,在Global Financing从事金融服务业务。两次进入IBM,从面对大的行业客户,到面对民营上市企业以及创投圈,从背靠IBM做事,到需要凸显个人的影响力,全新的业务形态带给他很多的挑战,也带来了很多的思考和个人的变化。

118.jpg

周鹤鸣第二次进入IBM时,恰逢传统IT架构开始向云时代升级。在IBM的创投服务平台SmartCamp,周鹤鸣义务协助一些创始人完成了融资,2013年,他曾为某即将登陆科创板的某云计算独角兽(当时企业处于A轮阶段)提供债权融资支持,金额不大,但作为一次云计算行业债权和股权相结合的尝试,他觉得很有意义。

段时间,他每周都会跟创业团队碰面,去感知创业团队到底在追求什么,面对的挑战是什么。他感受到,创业者就是一群打了鸡血的人,穿上盔甲出门要改变世界,回到公司卸下盔甲也常见软弱,非常多的问题等着他解决。有创业者把自己的苦闷、挑战跟他分享,使他真切感觉到有些事情做起来真的很难,有些事情做起来真的很慢,但又觉得可以一起做些什么,一起改变些什么。

2015年,正好赶上新一波的技术革新开始蓬勃涌现,周鹤鸣认为10到15年的时间内一定会走出一批成功的to B企业。因着这样的信念,2015年初,他第二次离开IBM,创立了钛资本。钛资本的主要业务就是创业服务,通过股权、债权等多种方式帮助企业融资,并提供相应的投后服务。

作为创业服务者,同时也是创业者,周鹤鸣十分清楚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想要把一件事情打穿,必须聚焦。钛资本不仅从业务上选择了只做融资和投后服务,不做直投,并且在领域上只切ToB 科技领域。包括IT基础架构、数据智能、信息安全、半导体、通信等底层技术,以及企业服务、金融科技、营销科技、医疗科技、产业互联网、物联网等上层应用,和IBM大的方向比较一致。

在组织模式方面,钛资本一直在进行共生型组织模式的探索,采用合伙人制度,希望把全世界的专业服务者联合起来,周鹤鸣称之为“专业个体户大联盟”。

目前钛资本合伙人有60人,其中约1/3是IBMer,其余也大多是外企、咨询公司背景。因为背景相似,团队的底层操作系统相对一致,形成了对外“发现价值、交付成果、成就客户”,对内“相互赋能、相信团队、相伴成长”的价值观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IBM“成就客户” 价值观的延续和发展。

上一篇:5年前冒出来的那批移动互联网独角兽,开始操心钱的问题了
下一篇:女性劳动更容易被 AI 替代?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