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年前冒出来的那批移动互联网独角兽,开始操心钱的问题了

gavin 273 2019-08-08

019 年 5 月,小红书联合创始人瞿芳特意从上海赶到北京,约见各路媒体。把她拽到北京的,是因一封小红书升级品牌合作人规则的内部信,激起的“清洗 KOL”舆论风波。

几乎同时,对小红书颇为欣赏的另一家新经济公司,从事健身应用的Keep,也一改严谨风格,加快了商业化变现的尝试。Keep创始人王宁在经历了“巨大挑战和巨大选择的一年”之后,决定打造一个更长的价值链条,从线上线下两路掘金。

增长背后,是中国互联网用户规模的跃升。根据CNNIC数据,过去10年里,中国互联网用户规模增长近乎3倍,达到8.02亿 ,载着这批独角兽和创业公司水涨船高。

116.jpg

如果再将时间线拉回被称作“中国互联网元年”的1999年, 20 年的时间里,中国互联网公司创业的“风口”从邮箱、电商、PC网络游戏,演化至门户、即时通讯,再到搜索、视频、团购、O2O、互金、无人零售、知识付费和短视频等。如今,国民级移动互联网应用微信和淘宝合计用户量已超过10亿,拼多多、快手、趣头条则进一步榨干了下沉市场。规模置顶,也意味衰减期开始。KPCB资深互联网分析师玛丽·米克尔认为:互联网人口红利持续衰减,新的增长点仍然难以寻觅。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一次大规模的收缩开始了。

在资本充裕时期,新经济公司“烧钱”是常态。Keep最新一轮融资停在 2018 年7 月的1.27 亿美元。小红书的融资经历,则从 2013 年真格基金和徐小平的天使轮,走到 2018 年 6 月阿里巴巴领投的 3 亿美元。但“世道艰难”的时候,大多数公司都开始小心行事。

近几年来,如果列举现象级的移动互联网应用,Keep是绕不过去的。

提起Keep掌舵者王宁,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“年轻”。他1990年出生,毕业于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。2015年2月,毕业不久的王宁在北京胡同里创立了Keep。目前,这款运动软件已经聚拢超 2 亿注册用户,月活跃用户4000万。

但如何将这部分流量快速商业变现,是它必须解决的难题。此前,Keep这方面成效颇微。

2019 年,Keep商业化探索频繁起来。这家成立4 年的公司推出了智能硬件  Keep 运动手环和Keep 健走机,以及全新的 “KeepLite轻食”。横向拉扯之外,Keep还把目光放在了广告营销身上。更多的场景、更多的业务意味着更多元的变现方式,这意味着,Keep已经认定慢跑时代接近尾声,转而开始进入强运营阶段。

王宁告诉 PingWest品玩,2018 年初,他和团队面临着重大的决策关口 :是做更简洁的线上流量变现,还是覆盖更多的场景建立更加完整的闭环——即在线上App之外,走硬件、实体店等线下路子。

上一篇:被资本惯坏的创业:是时候关注“创想者”了
下一篇:投资人选择赛道的逻辑是什么?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