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创业故事止步2019

gavin 249 2019-08-07

在经历了前几年的创业大潮之后,2019年,风口不再涌现,资本走向谨慎,即便是大公司,也面临诸多挑战和不确定性。许多创业者不得不停下了创业的步伐,市场对还未退场的创业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此次燃财经采访了6位选择在2019年关掉公司的创业者。他们失败的原因各不相同,有人是因为资金链断裂,而选择及时止损;有人是因为公司内部分歧和外部挤压,不得不退出市场。但身在创业一线的他们,最直观地感受到了,今年创业和资本的环境依旧寒冷:市场萎缩、融资困难。

“行业报告说各个行业都还在增长,可实际情况是,家家都在裁员。”

50.jpg

“花了一周时间清仓了7万条皮裤和2万支口红,才把20多名员工的工资都结清。”

“去年下半年有两家资本决定投我们,尽调都做完了,但到了年底,对方告诉我们没有钱了。”

“光服务器每月成本就要六七万,几个合伙人开始自己往里贴钱,最后每个月还是要赔不少。”

经过几年的打拼,创业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。多名接受采访的创业者向燃财经表示,虽然他们选择暂时离场,在创业过程中也遇到了种种心酸和难题,但他们都没有遗憾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,他们依然会选择再次创业。

创业需要一颗不安分的心,而我,用我妈的话说,是“从小就主意特别正”,拿定主意的事就一定要去试。

2015年,我辞职离开北京去天津创业,入驻了南开区的一个孵化器。我们讲的故事是帮助商家打造“朋友圈里的聚划算”,即一个为商家服务的小商品供应链。小商品由我们找厂家订制、供货,同时我们还在同一个孵化器里找到了一家合作的物流公司,帮我们解决发货和仓储的问题。

大概用了半年,项目走上正轨,平均一天发货2万单,一单净利润是2至3元,一天能挣4至6万。鼎盛时期,我们的秒杀活动,半小时就能卖出1.5万单,口红一年能卖出500万支。这样的势头从2016年中旬持续到2017年中旬,回想起来真是美好。

但从那以后,我们就开始走下坡路。一方面是我们自己没有风险意识,没有组建技术团队,全都依赖和我们合作的物流公司,另一方面是外部竞争越来越激烈。

后来我们也想过转型,尝试了共享纸巾机和共享充电宝项目,但是我和合伙人出现了分歧。我觉得共享项目前期要烧钱,需要融资,可是合伙人坚决不同意。把自己的钱全烧完后,我们还是不想放弃,尝试过接一些广告,可惜不见起色。

最后实在没办法,我们花了一周时间清仓了7万条皮裤和2万支口红,才把20多名员工的工资都结清。当时我非常沮丧,决定回北京。

那是2018年5月,我创业的心还是没有死,回来继续花了一段时间找项目,但发现电商和电商供应链拿融资的项目比以前少多了,资本越来越谨慎,稳妥起见,我决定先去上班。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保险公司,几经思考,我决定加入保险经纪人的行列。

对于创过业的人来说,要重新回归按部就班、朝九晚五的生活是不容易的。但感谢创业的经历,给了我不同的看问题的角度,让我可以用“道”上的优势弥补自己在“术”上的不足。

创业属于赚快钱,卖保险属于小火慢炖。这一年,我急躁的心情也逐渐平复,有机会能在大公司打磨一下,对我来说也不是坏事。

我认为每个人都有一颗创业的心。现在,我的合伙人在杭州二次创业,当时合作的物流公司,也在转型做玩具物流供应链。他们都在坚持,我的心也一直不会死。

上一篇:国内首款5G手机卖出;用户回应滴滴顺风车整改方案:部分矫枉过正
下一篇:三大电信设备商财报对比:诺基亚+爱立信,赶不上半个华为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