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商标争夺战

gavin 264 2019-08-08

近日,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对“轻松筹商标”一案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北京轻松筹公司构成侵权,判令其赔偿上海追梦公司经济损失等58万元。

案件的起因是,上海追梦公司于2014年9月推出一款基于微信社交圈的筹款工具“轻松筹”,并于2016年6月28日获准在第35类、38类和42类商品上注册“轻松筹”文字商标。北京轻松筹于2016年7月21日获准在第36类金融服务类别上注册“轻松筹”商标,并将该商标使用在金融服务上。

上海追梦公司认为北京轻松筹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网站、微信公众号“轻松筹”及安卓手机APP“轻松筹”上发布了大量众筹项目信息,突出使用了“轻松筹”文字,该标识与原告商标相同,且其提供的服务属于原告商标核定的服务范围,容易造成公众混淆,其行为构成侵权,故诉至法院,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等共计2000万元。北京轻松筹公司认为自己使用的“轻松筹”商标不属于原告商标核定使用服务范围,故不构成侵权。

95.jpg

一审判决意味着,估值20亿的网络互助独角兽“轻松筹”或面临改名的危机。对此,轻松筹对燃财经表示:我司已提交二审上诉资料,法院已受理,一审判决尚未生效且并非最终认定结果。我司拥有35、36类商标,未侵犯对方商标权益。

事实上,北京轻松筹和上海追梦公司的事件仅仅是商标争夺战的一个缩影。过去,阿里巴巴和京东、人人车和优信、腾讯和华为等多家公司之间都发起过商标争夺战。企业之间的商标争夺还不仅发生在同行里,甚至两个业务毫不相关的企业也会因为同一个商标对簿公堂。

近日,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对“轻松筹商标”一案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北京轻松筹公司构成侵权,判令其赔偿上海追梦公司经济损失等58万元。

案件的起因是,上海追梦公司于2014年9月推出一款基于微信社交圈的筹款工具“轻松筹”,并于2016年6月28日获准在第35类、38类和42类商品上注册“轻松筹”文字商标。北京轻松筹于2016年7月21日获准在第36类金融服务类别上注册“轻松筹”商标,并将该商标使用在金融服务上。

上海追梦公司认为北京轻松筹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网站、微信公众号“轻松筹”及安卓手机APP“轻松筹”上发布了大量众筹项目信息,突出使用了“轻松筹”文字,该标识与原告商标相同,且其提供的服务属于原告商标核定的服务范围,容易造成公众混淆,其行为构成侵权,故诉至法院,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等共计2000万元。北京轻松筹公司认为自己使用的“轻松筹”商标不属于原告商标核定使用服务范围,故不构成侵权。

一审判决意味着,估值20亿的网络互助独角兽“轻松筹”或面临改名的危机。对此,轻松筹对燃财经表示:我司已提交二审上诉资料,法院已受理,一审判决尚未生效且并非最终认定结果。我司拥有35、36类商标,未侵犯对方商标权益。

事实上,北京轻松筹和上海追梦公司的事件仅仅是商标争夺战的一个缩影。过去,阿里巴巴和京东、人人车和优信、腾讯和华为等多家公司之间都发起过商标争夺战。企业之间的商标争夺还不仅发生在同行里,甚至两个业务毫不相关的企业也会因为同一个商标对簿公堂。

上一篇:女性劳动更容易被 AI 替代?
下一篇:访比格云诸葛辉:一家非巨头云服务公司的生存逻辑是什么样的?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微信二维码